本專案計畫由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與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合作辦理。主軸一為進行和平教育經典書目與期刊論文之研讀會,主軸二為辦理教科書研究方法工作坊-以和平教育為例,一方面期能有系統地耙梳經典文獻論述,探討與批判教科書和平教育之困境與爭議,另一方面期能對參與本計畫的研究者或有志趣的研究者,提供教科書和平教育研究方法之實作訓練,以厚實研究的基礎能力。
 

研讀會擬每月聚會1次,每次2小時,一年預計聚會12次,進行有關教科書文本與和平教育相關研究文獻論述之導讀,每篇論述皆安排主讀者報告20分鐘,評論人10分鐘,及共同討論時間。所有參與者均需閱讀原文資料,並參與對話討論。
 

The Center for Textbook Development at National Academy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 (NAER) and the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t National Taiwan Normal University (NTNU) worked together on a research project entitled “Discourse and Praxis on Textbooks Construction for Peace Education” in hopes of carrying out comprehensive study on issues related to discussions of relevant textbook content and peace education and engaging in extensive dialog and carrying out feasibility studies and develop peace education appropriate for the Taiwan context. For the research project, which commenced in 2010, peace education literature from Taiwan and around the world is being collected, organized, and peace education programs promoted abroad introduced into that in Taiwan and set up a peace education website specifically for this research project to serve as a platform for providing and exchanging information about the activity. Since 2011, classic peace education literature workshops, covering such topics as research, organization, and textbook analysis methods, have been held and relevant achievements are being compiled into a book for publication (currently expected to be published in October 2013). In order to realize innovative thinking in the design of Taiwanese teaching materials to understand the influence of different cultures and perspectives of various countries on textbooks, starting in 2012, we analyzed developed international peace education in continental Europe, Middle East and East Asia to understand how these regions employ cross-national history textbooks to work together to create experience to give an account of themselves and to better understand others, to resolve potential enmity, clashes, and conflict, and to consider the feasibility of cross-national cooperation in the writing of history textbooks and design curriculum and teaching materials in Taiwan that open up a new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and drive new research in peace education in Taiwan.

計畫主持人
甄曉蘭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共同主持人
潘文忠 (國家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陳麗華 (淡江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教授)
 
 
關於nationalismcountry、state、nation的分辨
黃春木  2011.9.4

關於nationalism的中譯,如何在「民族主義」、「國家主義」、「國族主義」三個語詞間做出細膩的區分與選擇,其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工作,以下嘗試以德國、美國、中國為例,分別加以說明,就教於方家。

nationalism譯為「民族主義」,可以德國為例。日耳曼地區在十八世紀時依然邦國林立,到了十九世紀初拿破崙佔領期間,於1806年解散神聖羅馬帝國,強行整併成立萊因邦聯;一般咸認,此舉激發了日耳曼人的民族意識,許多知識菁英(例如J. G. Herder、J. G. Fichte、Leopold von Ranke,以及Jacob Grimm、Wilhelm Grimm兄弟等人)紛紛投入,從文化與思想層面發揚民族意識,強化民族心靈。至於在軍事與政治進展上,德國直到1871年才統一建國,國家建立過程中最重要的關鍵是普魯士,普魯士的日耳曼人佔人口絕對優勢,高達九成以上,他們訴求的就是「日耳曼民族」,透過語言、文字、神話、音樂、詩歌等凝聚民族的內涵,最後的發展,無可避免地集中於生理特徵為判準,以生存空間為擴張的依據,最極端的表現正是1933年起執政的「納粹」。一個標準的、合格的日耳曼人應有的生理特徵,是透過色票來檢視眼珠的顏色、髮色、膚色等,同時還要測量頭圍、智商等。至於合理的生存空間,優先是以說德語、用德文來判斷,在德國與捷克交界的蘇臺德區住了不少日耳曼人,所以那個地方應該是德國的,這是1938、39年時德國入侵捷克事件非常重要的理論依據。德國的nationalism發展,因此譯為「民族主義」較為恰當。

nationalism譯為「國家主義」較好的例子是美國。兩百多年的美國歷史中,有太多不同的族群移民進來,因此用語言、文化、傳統等來凝聚認同是不可能的。於是,美國以「國家」去框定所有的人,不管是亞裔、西班牙裔、還是黑人、白人,不管你是老移民或新移民,大家都在國旗、憲法,甚至某種程度上相當明顯的基督教倫理,做為所有人的共同立場或意識型態,無論你從哪裡來,一旦定居,取得國籍,就是美國人。因此,我們可以美國之例,稱做「國家主義」。

nationalism譯為「國族主義」,最好的例子就是我們自己的國家。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在1912年之前,革命黨人倡導「驅除韃擄、恢復中華」,此時期nationalism的概念比較像是「民族主義」;1912年之後,政治上的主張旋即轉為「五族共和」,五族共同構成「中華民族」,這樣的立場其實是在中華民國的疆域跟主權下共同建構出來的,所以中華民族事實上是一個國族。延伸來看,與此相關的現象是目前部分人士所推動的「臺灣民族」建構,其實這也是一種國族主義的宣稱與操作。

綜而言之,nationalism的中譯,應該從個別國家或民族的歷史脈絡中加以推敲、理解,才比較有可能做出適切的判斷。

接下來的問題是關於country、state、nation的分辨,這也很複雜。以下先就我的初步理解分享,同樣也希望能就教於方家。

首先,借用周樑楷教授曾經舉過的一個例子,

  1. A: Which state are you from?
    B: New York.
  2. A: What country are you from?
    B: Canton.
  3. A: What is your nationality?
    B: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對話1state應翻譯為「州」;對話2country應翻譯為「家鄉」;對話3nationality應翻譯為「國籍」。如果A是臺灣的留學生,以上的對話應會帶來不小的「驚訝」與「啟蒙」吧。

若要仔細區分,country偏重地理的意涵,此外也帶有home country的精神,而nation強調的是民族,至於state則有明顯的政權、政府體制意涵。這是基本的理解。

關於nation的歧義,在nationalism相關的三個中譯推敲、字斟句酌的過程,大家應可有所領略,真的很複雜!

至於state的中譯,目前我們會依據上下文,以及個別國家的歷史,而有「州」、「邦」、「國家」的不同。雖然美國、德國都是地方分權,但在中文的習慣上,前者譯state為「州」、後者則譯為「邦」,應是很適切的;所謂適切,是因中文的「州」及「邦」恰能比較貼近地反映兩國state形成各自不同的歷史背景及其性質。

其實歷史上的state有很多種,主要包括「城邦國家」(city-state)、「帝國」(imperial-state)、「封建國家」(feudal-state),以及晚自十九世紀才形成(一般以法國大革命為起點)的「民族國家」(nation-state)。所以,我們目前這種「國家」(nation-state)是相當「年輕」的。

值得一提的是empirekingdom的差別,以及中譯的問題。前者一般譯為「帝國」,後者譯為「王國」,然而empire所指,應是:a territory composed of several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ruled by one government, usually a monarchy;至於kingdom,則是:a single country。譬如,當我們說「聯合王國」時,主要的意涵應是:the countries of Britain that fall under the direct rule of the monarch (king or queen),而當我們說「大英帝國」時,指的是:the collection of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that were once under British authority, but not part of the British Kingdom。至於英格蘭「領導者」對於「英倫三島」為何稱「王」(king),而不稱「帝」(emperor),這自然又是一個歷史問題了。瞭解英國歷史者,應可體會。

依此而論,如果我們逕以中文「皇帝」及「帝國」的概念來理解、分辨英文的empire、kingdom時,其實存在著極大的問題;換言之,這是一個歷史課上必須處理的「迷思概念」。

洪仁進老師回應:春木提及英國時,舉列「聯合王國」與「大英帝國」兩概念,並做清楚的說明。在此續貂一下,也是有關英國的,那就是我們熟知的由R.S. PetersP. Hirst領銜創立之「英國教育哲學學會」,此學會的英文名稱為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若譯成中文全名,即為「大不列顛教育哲學學會」。另外,有關nationalismnationality之說,對臺灣教育現況來說,確為值得深究的論題。

網頁由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維護,最佳瀏覽解析度為 1024*768 以上
本專案執行單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